此篇是關於我在噗浪上的 欅坂46 飯圈中,從 2019 年 6 月開始一直被偷偷說以無中生有或假造資訊與截圖的網路攻擊。

事情由來:(擅自使用別人的整理,我理解的流程大致上也是如此)

他人整理事件由來
(點擊圖片看完整尺寸)

 

先寫事件的結論:

  1. 已收到喵部在本噗的道歉噗,並已將原偷偷說噗首加上為改圖,已決定原諒
  2. 已收到兩位稱是自己傳圖給喵部的人的道歉私噗,已決定原諒
  3. 主改圖造謠者已私噗表示歉意,並附上 FB 公開道歉文、手寫含本名道歉信(照片)
    目前先暫時接受道歉,但因看來似乎還有一些疑點與其他問題,後續待消息如何
    有親友幫我搜尋到了對方的一些資料,我想這應該足夠讓對方安分守己了。有六個月的追訴期,請自己小心言行。
    而對方造成的另一件事件的受害者,請自己學著反擊,對方才知道會痛。
  4. 一旁群眾請注意自己的發言,我不希望再次上演這種現象,即使對方是這次的加害者或間接加害者也一樣。
  5. 請這次有跟著散播不實資訊的人記得,你們也是這次事件的間接加害者,只是我沒打算追究。
  6. 推薦還沒看過《3 年 A 班》的人可以趁著現在去看一看,「刀刺下去,會出血、會痛,有時甚至能奪人性命。」
    這波風波一開始我就說了,雖然我不會因為這樣而自殺,但你們的那些言行舉止是有可能會害死一個人的。
    今天只是我剛好能夠抵抗這些不實的指證,哪一天你們不小心逼迫到哪一個人真的選擇自殺以表明自己的清白,到時你們再後悔也無法挽回。

 


 

為何寫下這篇

最近剛好正在讀《我是GaryVee》這本對我而言正能量非常強烈的書,剛好讀到了不要理會那些討厭你的人;並且也剛好讀到記錄一切之所以有價值,不是因為捕捉當下的自己多麼有趣(或多麼無趣),而是準備讓十年後的觀眾看看現在的你的段落。雖然沒有特別想讓十年後的觀眾看現在的我啦,但我贊同紀錄平時的一切。剛好正打算好好經營這個 Blog ,那就用寫網誌的方式將這難得的一刻記錄下來吧。

 

寫下這篇的時候事情還沒水落石出,至少對我來說是如此,而早已認定我就是那位泉黑米黑的平手信者的那些人,他們所謂的真相應該早已浮出水面,而我這位打壞平推名聲且罪惡多端的人只是在做垂死掙扎而已。

補完這篇已是好幾天後了,堅信著自己未做過任何虧心事的我取回了我的清白。

 

 

 

攻擊

一直都看得到那些攻擊的偷偷說,每次都覺得被影射但是每次偷偷說都不講明,原本都以為只是剛好跟被公審的那位有差不多的行徑。直到此事風波事發當天(2019 年 7 月 31 日),偷偷說的資訊已非常明確的是在針對我,受不了一直以來的困擾,直接在當天的偷偷說出面,請他們要說就說清楚他們在黑的到底是誰。

沒想到那些人說的那些黑今泉、黑米桑的那位平手信者竟然就是我呢,真是太驚奇了傑克!我自己都不知道我是泉黑米黑。

雖然對今泉最後那篇網誌表示不支持,但我才沒那麼無聊去黑跟我無關的人,世界上還有更多美好或重要的事情值得我花心力。而對於米桑一直都普普,但我知道我有噗友是米推,總是會因為那位噗友顯示出對米桑的喜愛而或多或少對米桑有一些好感。

 

在偷偷說表明身份後,收到的竟然是被修改或是被捏造的截圖(1234),血壓真的是瞬間飆高,好幾年沒有感受到如此的憤怒了。

後續的內容真的因為太生氣而有點忘了,反正據說哪些私人小圈圈的噗也刪了,我再怎麼將我發過的噗錄影證明我根本沒發那些噗也是無用,不存在的事情最難證明了

但我希望那些在網路平台隨意抹黑別人的人別忘了,在網路上走過不是不會留下痕跡的,你們就繼續捏造事實吧。(原有筆誤已更正)

 

當天晚上立刻私噗技技想跟他們調閱一些能證明我清白的資料,而一直未收到回應所以先暫不公開。

 

 

 

真相逐漸水落石出

記憶斷層來到了隔天的 2019 年 8 月 1 日 早上。

原本以為風波沒那麼大,要黑單的趕快黑單、要取消好友的趕緊取消好友、要取消追蹤的快快取消。但早上起來後發現竟然還在燒,想吃瓜的我不怪罪,畢竟看別人八卦最好玩了,但那些惡意抹黑的人還一直繼續用惡劣的手段讓這件好笑的事持續延燒。

 

後來有人找到了疑似模仿我的假帳號,真相開始一點一滴的被發現。2019 年 6 月 22 日創立的帳號,好友加了一堆機器人,當下好友截圖放在這邊

假帳號資料

假帳號河道

 

一開始只有先截圖了下方的個人檔案,後面發現公開河道的那幾則轉噗是關鍵的點才又補截河道。

假帳號疑點
(點擊圖片看完整尺寸)

(抱歉不知哪位的截圖借我用一下)

為什麼說那幾則轉噗很關鍵呢
就要來看看偷偷說發出的截圖照片,底下有那些轉噗,想要表示真的是從我的帳號資訊中截圖的

但是被人比對出圈起來的部份,以上方那噗已經發送出來時,應該至少要有 6 則回應,但很明顯的這張截圖並沒有。

並且此張圖片刻意將上方「所有訊息」右邊的帳號碼掉,還故意擋住上方的資訊並且顯示下方的轉噗,如此明顯的惡意真的非常誇張。

這天( 2019 年 8 月 1 日 )下午因為要忙工作的事,算是放任偷偷說各個群眾吃瓜當偵探,偶爾在自己的事件置頂噗發一下訊息。

下班後其實風向也差不多了,那個假帳號被抓出來後其實就有機會證明某些截圖應該是假圖了。也非常謝謝那些無論什麼原因而在此事件中查找真相的偵探們。

傍晚收到了技技對我前一天晚上尋求資料調閱協助的回覆,他們說因為隱私問題而無法提供,建議採取法律行動他們才有辦法提供協助。(截圖在這

這部份確實是我未想周全,擅自用自己的專業知識想拿資料以證明自身清白,但卻忘了最基本的隱私問題,打擾到技技與噗浪真的非常抱歉。

 

由於噗浪方面無法直接提供一般使用者任何資訊,所以當下就決定回家要開始製作報案用的資料。

這邊推薦一下 《Full Page Screen Capture》 Chrome 擴充功能,點擊一下就能將當下的網頁擷取成一張或多張圖檔,短短幾秒就能蒐證完成。

截圖完畢後會開一個新的分頁,可以選擇要下載成 PDF 或是 PNG。

事後才發現點擊下載成  PDF 的話,這個擴充功能會自動幫忙分頁⋯⋯虧我事發當時還在用 Photoshop 慢慢將 PNG 裁成 A4 大小、再轉成 PDF ⋯⋯真的是千金難買早知道,如果當時已知用火的話現在應該已經在跑報案的流程了吧。

 

另外也推薦一個方便完整截圖的方式。在電腦網頁版的噗浪開啟想截圖的那噗,點擊「開啟訊息網址」,打開後在網址列將網址加上一個 /m ,可以換成手機網頁版的單噗顯示頁面。好處是手機版會將該噗的所有訊息一次載入,不用再次點擊「載入較舊的回應」。

 https://www.plurk.com/p/xxxxxx => https://www.plurk.com/m/p/xxxxxx

雖然這種模式需要重整才能看到新的回應,但重整後會停留在原本已看到的位置,在看長串時很便利。並且在手機網頁版的頁面會將回應的相對時間(相對於進入頁面那一刻的時間,EX:幾秒前、幾天前等)都顯示出來,對於截圖蒐證也是十分方便。

 

 

 

道歉 開始逆轉

下班到家後,看到了偷偷說原 PO 以另一則偷偷說出來道歉(截圖在這,截圖時間為 2019 年 08 月 02 日 12:03)
這位說出了還有另外兩位知情人士,而他發的圖片是跟那兩位要來的。

那時我已經氣了整整一天還是氣氣氣氣氣,不考慮接受對我來說完全不負責任的偷偷說道歉噗,要求以對方自己的本噗發道歉噗,並在原偷偷說標示自己的帳號以示負責。

雖然偷偷說內一堆人認為要求本帳道歉是在逼對方,但難道被公審的我就沒有被逼嗎?在之前的其他偷偷說中,被往死裡打的可是我呢。

後來不想管那些看戲群眾的辯論,我在噗上報告已將證據都截圖正在準備文件以報案,並說若在文件準備好前往警察局報案前,未用本噗道歉、且在原偷偷說噗首公開自己帳號並道歉的,一律統一處理。

之後我就開啟久未使用的 PhotoShop,慢慢將各個偷偷說的截圖整理成 A4 文件準備印出,偶爾看一下噗浪的最近狀況。

 

報案文件整理到一半時,看到疑似元兇發道歉偷偷說出現了

原來那些假圖都是他改的,他因為曾不滿我的發言、與我交流時產生芥蒂,而陸續製作了假消息故意傳給飯圈的其他人,也一直故意用假帳號私噗別人,讓人以為假帳號就是我本人,而去混淆那些被私噗的人的視聽。

更可惡的是,他故意找與他朋友有私仇想報復的噗友來進行操作,一次事件傷害兩個人還真是一箭雙雕,可真是聰明啊。

 

這噗出來後,風向終於逆轉完畢。

看到我的清白終於被洗乾淨,當下直接大哭出來(幸好家裡那時沒人),將這幾天下來受到的委屈、累積的壓力與不滿通通宣洩出來。

如今雖然已過了幾天,事後補完這篇紀錄的當下,但看著當初的那幾則偷偷說內的回應,心裡還是十分不好受。

 

哭了一小段時間,擦了擦眼淚,繼續將要報案的資料準備齊全。

說實在,原本沒有想到會有人出來道歉的,所以對於涉案者陸續出來道歉的情況讓我突然不知道是不是該繼續告下去。當初只覺得要用提告來還自己清白,而沒想到還沒提告前就洗清了該怎麼辦。

後來決定無論有沒有要去報案,我都想將這些紀錄印出來,跟當初想寫下這篇記錄的心情一樣,這麼難得一見的事件怎麼可以不好好記錄下來呢。

因為當天處理完報案文件時已經過晚,加上我還拿不定主意到底要不要告下去(平時就很關心時事的我,不太想浪費選前半年寶貴的時間在這種莫名其妙的事情上),所以當時選擇先將證據印了出來,待圍觀吃瓜偵探們把真相再挖得更清更白。

那一天晚上,看到了第一篇道歉偷偷說原 PO 以本帳發的道歉噗,且陸續收到了其他人的道歉私噗,包含了第一篇道歉偷偷說中指出的兩名知情人士。因為清白已經洗清,除了主謀之外的其他人我已沒什麼興趣,在理解到他們也算受害者的同時就打算原諒他們了。

也很感謝手動轉噗或是私下討論這件事情而來道歉的那些人,勇於承認犯錯並道歉真的非常需要勇氣,在這邊要再一次謝謝你們。

 

再稍晚一點,元兇於原本傳給我的道歉私噗中,補上他個人 FB 以公開模式發的道歉訊息、附上本名的手寫道歉信。由於當初說了在 FB 公開道歉的話就不去提告,所以我暫時選擇了冷處理。

將 FB 公開道歉的連結給了關心此次風波的現實親友,有親友搜尋到了不少對方的相關資料。雖然不少吃瓜群眾或是受害者(傳圖者與公審偷偷說原 PO)親友團希望公開對方的 FB 以避開行徑惡劣的這人,但因為隱私關係我就不透露了。不過聽說滿好找到的,想知道的就自行尋找吧。

因為知道了他就是陸續騷擾傳圖二人的同夥人,而且看到似乎還有一些疑點待釐清,所以我會繼續握著六個月追訴期這張鬼牌,希望他或是他們可以安分一點。

 

 

 

風波後續

隔天,2019 年 8 月 2 日,以我的角度來看這件風波已過,但傳圖兩人與最後一則公審偷偷說原 PO、抹黑元兇這四人之間的釐清與攻擊還未停止。

但對我來說已經不太重要,我就靜靜的在螢幕後面看著真相一點一滴的被挖掘出來。

 

後面幾天偶爾還是會在元兇的道歉偷偷說問一些問題,而對方都有好好的回覆。雖然有親友在質疑他回覆內容的真實度,但就先這樣吧。

 

 

 

其實在撐過這次風波後,我很感謝我能夠冷靜地處理這一切。儘管事發當下非常的氣憤,但還是好好地撐到了真相大白的時候。

以前在看相關的內容,都知道如果遇上了這種事請該要如何處理——「搜集資料、報案。」簡單的兩步驟。雖然知道方式,但實際遇上後才知道自己到底能不能很好的處理這一切。

很慶幸的,我尚未進行到報案的動作就解決了我這方的事情。

 

 

剛好前些日子看完了《 3 年 A 班 - 從此刻起,大家都是我的人質-》這部日劇,內容很適合搭配這次的事件觀看。也很開心可以在這次某一個偷偷說中看到有人提及這部影劇,並且引出了我也很感同身受的這句「刀刺下去,會出血、會痛,有時甚至能奪人性命。」

網路攻擊與霸凌一直存在著,許多人利用網路匿名的方式隨心的說出或做出一些不可原諒的事,以為自己神通廣大可以操控一切不被發現,而卻不知道其實網路證據才是最好搜集的。只要跑了法律程序,平台方就需要提供相關的資料,不要認為網路留言刪掉就是刪掉了,所有的資料都會在平台方保管得好好的。

 

曾經散播不實消息或是參與討論而助長風波影響的群眾們,別忘了你們都每一個都是加害者,無論無心或是有意。

而看到真相後一直緊追著加害者的正義使者們,你們都有可能會變成另一起事件的加害者。

 

 

我這方的事情處理完畢後,看著同為受害者的間接加害者被攻擊,想到了曾經看過的漫畫《聲之形》。記得內容是在講原霸凌者落為被霸凌者的故事,許久前看的已忘得差不多。

想趁著事件結束後的這段時間趕快看一看京都動畫製作的聲之形電影版,聽說電影將很多尖銳的內容處理得很溫柔,很有京阿尼的風格。

 

希望那幾位受害者們能夠好好處理這次的傷口,也希望彼此的親友團們可以不要再針鋒相對。

若不再能做朋友,就好聚好散吧。不要讓元兇稱心如意地互相廝殺。

 

 

 

【Q&A】

整理了一些看到別人提問,或是我想問自己的問題:

  1. Q:
    為什麼不繼續告下去,明明對方的說詞那麼有問題、很明顯地在袒護後面的同夥
    A:
    第一、我的清白已洗清,有在關注這件事的應該都知道那些罵成員的句子都不是我說的了
    第二、我認為我要的已經達到了,後續再跑流程也是浪費時間
    第三、我認為得饒人處且饒人,我不想肩負對方可能的自殺機率
  2. Q:
    怎麼可以讓對方就這樣得逞,如果他之後又以同樣手段對其他人做同樣的事該怎麼辦
    A:
    我沒有那麼大愛,對我來說這件事已經解決了,我不想再花那麼多心力去面對我懶得關注的人,我的心力值得留給更好的事情。
    所有人都該學著要怎麼反擊,證據該搜集就要搜集,我上面打的蒐證方式很方便很快速,迅速一點五分鐘就可以出門報案。
  3. Q:
    六月就開始有偷偷說了,為什麼到現在才出來澄清?
    A:
    起初的幾篇偷偷說我都有看到,雖然那些影射的關鍵字套在我身上似乎都可行,但是我根本沒對成員作出批評,完全不會想到是在說我。
    確實曾經對今泉的部落格內容表示不滿,但是她都畢業了我為什麼還要花那些心力繼續追著我不想關注的人呢?
  4. Q:
    原本真的認為是武道館看到黑羊才引起這一場風波嗎?
    A:
    說武道館黑羊,也只是隨便找個理由來說嘴。一開始的偷偷說也是拿武道館千秋樂出來影射,順水推舟一下也只是剛好。
    畢竟事情都發生了、刀子都刺下去了,對方的動機是什麼對我來說一點都不重要,重要的是傷害已經造成。
    -
  5. Q:
    為什麼相信給圖兩人的說詞?
    A:
    我是他們的噗友好一陣子了,知道他們一直被用不同手段騷擾著,而兇手跟這次的元兇是同一夥的。
    光是這點我就願意相信他們這次是被利用了,而且我認為他們主要想傷害的其實並不是我而是那兩位。
  6. Q:
    為什麼還有辦法跟加害者好好相處?
    A:
    就我的理解看來他們也是受害者,而元兇的佈局不得不說很厲害,讓那些被操作的人完全相信我是個雙面人、公開噗說一套、私噗另外說一套。
    如果不想逞元兇的意,就跟繼續跟受害者好好相處。
  7. Q:
    你真的沒有發過那些罵成員的訊息嗎?
    A:
    你完全沒看內容或是不相信我,你出去。

 

 

此件抹黑風波的紀錄就到此告一個段落,除非有新的後續消息,不然我就擅自替我方的事件畫下句點。

可以因為不喜歡我的言行而黑單我、取消追蹤我,但不可以因為討厭我在我地盤的言論而攻擊我或我身邊的人。請把心力放在值得自己關注的地方,無論是小偶像、家人、臺灣或是這個地球,還有很多很多地方與議題值得我們去關心與付出。

 


紀錄偷偷說

 

2019 年 6 月 3 日 10:36  偷偷說,完整截圖放這邊

偷偷說一

 

2019 年 6 月 22 日 19:31 偷偷說,完整截圖放這邊

偷偷說二

 

2019 年 6 月 22 日 20:48 偷偷說,完整截圖放這邊

偷偷說三

 

2019 年 7 月 31 日 20:31 偷偷説,完整截圖太長了分兩張 1 2

偷偷說四

 

 

發佈留言

發佈留言必須填寫的電子郵件地址不會公開。 必填欄位標示為 *